那女子一呆,適才見那人劇鬥雪豹,聰敏大膽,哪知竟是這般一個小姑娘,真是始料所不及。她心道︰「這人不知甚麼來歷,也不知她父母在哪裏。以她這般,少說也要半個時辰方能醒轉,醒轉後肩上劇痛,她小小年紀,恐怕難當。難不成我還得照料她一晚麼?」四周一張,見不遠處有個石洞,心想今晚就在那洞暫宿一宵便了,當即負那少女進洞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那洞寬度甚窄,恰可容納二人。那女子將馬繫在洞旁樹上,扶着那少女在洞中躺平,又尋到些枯枝,堆起升火,這才回洞斜臥石壁上睡了。    睡到中夜,那女子忽聞異聲,趕忙翻身坐起,卻不見身旁那少女,黑暗中卻見一個身影躡手躡腳地走出洞外。那女子大吃一驚,心想她肩上有傷,那麼晚了卻去哪裏?正要縱身過去,忽地轉念:「且看她做些甚麼。」重又倒下,假作熟睡之狀,凝神傾聽。

    那少女出洞後回頭望了那女子一眼,見她仍然熟睡,微微一笑,離洞而去。那女子等她走遠,這才悄悄跟隨,見那少女放輕了腳步向峰頂而去,直走出七八丈外,才快步疾行。

    那女子心底暗笑:「你道我在那石洞之中睡得死豬一般毫無知覺麼?」又想:「她步伐先緩後急,顯是不欲讓我聽到她離去時的腳步聲。」

 

創作者介紹

劍仙居

潭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