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迷茫間,忽聽一聲悶吼。那女子一驚,聽這聲音傳自十餘丈外,仔細一辨,這聲音似是由野獸所發。憑自己內力之深,竟沒發覺那野獸的呼吸之聲,自是因適才茫然出神之故,不禁微感羞愧,當下辨明方向,循着那野獸呼吸聲音的來處走去。

    突然她輕輕「咦」了一聲,藉著斜斜灑下的淡淡月光,瞧見了一個銀白色的野獸軀體。那野獸身長四尺,尾巴便占了其中一半多長度,毛厚耳小,體型粗壯。那女子心中驚訝更甚,知那野獸是一隻雪豹。她曾聽人說過,雪豹敏捷機警,擅於奔跑跳躍,行動之迅速似乎更在一般豹子之上,並且性子兇猛異常,但數量卻是不多。此時她見眼前這雪豹一身雪白的短毛,竟沒參雜其他顏色,卻不像傳聞中所形容的帶有黑色斑點,想來是混種之類。

    那女子心道︰「雪豹不吃人,那小童所說上山遇難之人想來不是為牠所食。」想到此處,對那雪豹也不再留意,又邁步往山頂進發,身後卻突然傳來一聲輕叱。

    那女子回過頭來,跳上身旁一株大樹,屏住聲息,凝神向樹下瞧去。但見那雪豹之旁多出了一人,正和牠纏鬥。那人身材矮小,手中握着一枝長箭,卻不擲出。雪豹飛身撲向那人,右邊前腳五爪疾抓而去,勁道甚是凌厲。那人見牠前爪一動,早已料到,不待牠抓來,側身一閃,右腳逕往那雪豹膝後抅去。那女子心想︰「這人倒也聰明,知只消踢中對方膝後,便可令牠膝蓋無力而軟倒。但他這一閃一抅,只不過是仗著反應極快,招數卻是毫無章法,並且腳步虛浮,出招無力,毫無內力可言。」

    此時樹下一人一獸相隔兩丈,定定地站着對視。其實那人若不是反應迅捷,身法靈巧,此時早已被擒,但聽得他氣喘連連,以感不支。那雪豹從未歷時如此之久而未捕食到獵物,這時驚憤之下,野性大發,驀地裏一聲長嘯,聲震山谷,一躍而起。那人為那聲長嘯所震,一呆之下,不及閃避,雪豹早已撲上,將他壓倒在地,對着他腹部張口便咬。

    那女子本待不救,心想那人是牠獵捕而來,是牠的獵物,弱肉強食,我又何必救他?轉念一想︰「我且救他一救,說不定能打聽到些甚麼消息。」她念頭轉得飛快,主意既定,手一揚,三枚飛鏢激射而出。從雪豹咬向那人、到那女子射出三枚飛鏢,也不過瞬息之間的事。

    她想那雪豹極是罕有,不願趕盡殺絕,是以只使上了一成力。豈料那雪豹極是厲害,竟咬起那人的身子作擋箭牌,抵過了一枚飛鏢。餘下兩枚分別打中了牠胸口及肚腹,但見大量鮮血激射而出,那雪豹痛得一聲吼,轉身奔去,鮮血滴在地上,留下三條血跡。

    那女子跳下樹來,見那人被飛鏢射中了得肩頭汨汨流出鮮血,已然痛得暈去。所幸他傷口不深,當下從懷中摸出金創藥給他敷上,這才仔細端詳他臉。一看之下,大吃一驚,只見他睫長眼大,肌膚白嫩,竟是個約莫八、九歲的小姑娘。

 

 (待續......)

 

創作者介紹

劍仙居

潭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