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女子一聲長笑,躍回原處,道:「長青派門下盡是這般膿包貨色,也敢自稱中原武林五大門派,哈哈,可笑啊可笑!」

    那長鬚之人臉上慘白,心想自己向來雄霸江湖,今日卻未與敵人交上一招便給打了一記耳光,此事若傳揚出去,今後卻如何做人?一揮手,其餘三人當即罷鬥,躍回四角,卻仍怒視那女子。那長鬚人道︰「久聞淨塵派輕功蓋世無雙,今日一見,果然名不虛傳。老夫今日折在何掌門手裏,自是不能再纏鬥下去。但那是老夫功夫尚未練的到家,卻不是我長青派技不如人。日後我師兄弟自當再來向何掌門討教。」

    那女子又是哈哈一笑,道︰「在下素來不和人訂甚麼約會。閣下若要挑戰,卻也得先找到人罷。在下這裏失陪了。」大袖一揮,上馬便行。她知那長鬚人敗在自己手下,定然惱怒異常,但他是江湖上甚有名望之人,為顧全面子,也不致來追趕自己。果然那長鬚之人也不追趕,哼了一聲,森然道︰「秦某若不雪今日之辱,有如此劍。」說着將手中長劍「啪」地一聲折成兩截,扔在地上,揚長而去。其餘三人施展輕功也跟着去了。

    大舍村一眾村民躲在家中旁觀這一場惡鬥,雖沒見濺血之事,那五人又已遠去,卻仍是心中怦怦亂跳,不敢稍有動彈,直又過了一盞茶時分才回復心緒,圍在那長鬚之人得斷劍旁七嘴八舌地吵嚷着。

 

 (待續......)

 

創作者介紹

劍仙居

潭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