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東省有一村落,名叫大舍村。村中二十來戶人家,一條蜿蜒小溪流經其間。這灣溪水來自村外數十里一座高山之上。那山山勢雄偉,高聳入雲,極是壯觀,但藏身雲霧之中,若有若無,縹縹緲緲地看不清楚。

    這一日酉牌時分,紅日斜照,清風徐徐。大舍村村民挑擔的挑擔,提柴的提柴,紛紛趕著回家。

    忽聽噠噠噠馬蹄聲響,從東北角上傳來。道上村民一聽,登時臉上變色。原來山東一代乃強盜土匪聚居之地。當時正值南宋年間,皇帝昏庸無能,治理極是鬆散,是以盜賊四處流竄,搶奪財物,淫辱婦女,端的是無法無天。眾村民家中都曾遭劫,這時聽那馬蹄之聲迅急,只道強匪又來,個個心驚膽戰,有的挑著的擔子也不要了,匆匆奔了回家,將門帶上了拴,躲進室中,口中喃喃唸佛。一時之間,村民散去,道上一人也無。

    只聽那馬愈奔愈近,到了村中,卻只有一騎。馬上乘客背上負著長劍,一身灰衣,年約三十,竟是一名女子。那馬腳下甚是迅捷,一眨眼間便竄出了五六丈,但見牠不一會兒便要出了村子,那馬上女子忽伸手勒定了馬,朗聲喝道:「好啊,你們四人齊上,省得我多費一番功夫,倒也爽快。」

    大舍村眾村民見那原來不是盜匪,均是心中大安,這時聽了那女子這句說話,都摸不著頭腦,不知她在跟誰說話。正疑惑間,聽得「颼」的一聲,屋外又多出了四人,原來那四人早已隱伏在屋頂上,眾村民卻都沒有見到。那四人落下地來,分站四角,擺成一個陣勢,將那女子圍在核心。西首那人朗聲笑道:「何掌門,你也不必如此強項。只消何掌門將貴派鎮派之寶拿將出來,讓大夥兒瞧上一眼,咱們便放你走路。自然也不會暗中報訊,向眾位武林同道告知你的所在,好齊來索討那溶雲劍。」這人生著三撇長鬚,相貌甚是清雅。

    那女子哼了一聲,冷冷的道 :「閣下只消奪得溶雲劍,自然不會將我的所在傳揚出去了。否則武林中各門各派一旦從我這兒得知閣下將這物事硬搶了去,齊來向你索劍,只怕這柄劍又要給四個人奪了去。」

    那長鬚之人臉上微微一熱,心想這女子好生厲害,竟將自己的私心瞧得清清楚楚,當下更不打話,「呼」地拔出腰間配劍,攻她左肩。其餘三人也挺劍直上,分攻她右肩、前胸及後背。

    那女子微一冷笑,也不拔劍,施展輕功,但見她身法如光如電,如鬼如魅,直欺到那長鬚之人身側,伸手便去奪他長劍。長鬚人一驚,不料她身法如此快速,只得將已遞出的長劍硬生生地收了回去,「啪」的一聲,臉上已吃了一掌,只覺熱辣辣地好不疼痛。他又驚又怒,叫道:「這婆娘有邪法,小心了!」挺劍又上。他受那女子一記耳光,實是生平奇恥大辱,這時使開長劍,風聲虎虎,端凝穩重,的是名家風範。那女子卻又去奪東首那人長劍。五人如此交了數招,那女子已在每人臉上拍了一掌,前趨後退,在四人圍成的劍陣中穿來插去。四人長劍急舞,卻都碰不到她一片衣角。

 (待續......)

創作者介紹

劍仙居

潭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