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女子一呆,適才見那人劇鬥雪豹,聰敏大膽,哪知竟是這般一個小姑娘,真是始料所不及。她心道︰「這人不知甚麼來歷,也不知她父母在哪裏。以她這般,少說也要半個時辰方能醒轉,醒轉後肩上劇痛,她小小年紀,恐怕難當。難不成我還得照料她一晚麼?」四周一張,見不遠處有個石洞,心想今晚就在那洞暫宿一宵便了,當即負那少女進洞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那洞寬度甚窄,恰可容納二人。那女子將馬繫在洞旁樹上,扶着那少女在洞中躺平,又尋到些枯枝,堆起升火,這才回洞斜臥石壁上睡了。    睡到中夜,那女子忽聞異聲,趕忙翻身坐起,卻不見身旁那少女,黑暗中卻見一個身影躡手躡腳地走出洞外。那女子大吃一驚,心想她肩上有傷,那麼晚了卻去哪裏?正要縱身過去,忽地轉念:「且看她做些甚麼。」重又倒下,假作熟睡之狀,凝神傾聽。

    那少女出洞後回頭望了那女子一眼,見她仍然熟睡,微微一笑,離洞而去。那女子等她走遠,這才悄悄跟隨,見那少女放輕了腳步向峰頂而去,直走出七八丈外,才快步疾行。

    那女子心底暗笑:「你道我在那石洞之中睡得死豬一般毫無知覺麼?」又想:「她步伐先緩後急,顯是不欲讓我聽到她離去時的腳步聲。」

 

潭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  正迷茫間,忽聽一聲悶吼。那女子一驚,聽這聲音傳自十餘丈外,仔細一辨,這聲音似是由野獸所發。憑自己內力之深,竟沒發覺那野獸的呼吸之聲,自是因適才茫然出神之故,不禁微感羞愧,當下辨明方向,循着那野獸呼吸聲音的來處走去。

    突然她輕輕「咦」了一聲,藉著斜斜灑下的淡淡月光,瞧見了一個銀白色的野獸軀體。那野獸身長四尺,尾巴便占了其中一半多長度,毛厚耳小,體型粗壯。那女子心中驚訝更甚,知那野獸是一隻雪豹。她曾聽人說過,雪豹敏捷機警,擅於奔跑跳躍,行動之迅速似乎更在一般豹子之上,並且性子兇猛異常,但數量卻是不多。此時她見眼前這雪豹一身雪白的短毛,竟沒參雜其他顏色,卻不像傳聞中所形容的帶有黑色斑點,想來是混種之類。

    那女子心道︰「雪豹不吃人,那小童所說上山遇難之人想來不是為牠所食。」想到此處,對那雪豹也不再留意,又邁步往山頂進發,身後卻突然傳來一聲輕叱。

潭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  那女子馳馬飛奔,不一會兒便出了村子。又行出數里,眼見十餘里外一座高山甚是雄偉,山頂與山腰間雲霧環繞,胸襟不禁為之一爽。這時一名小童趕着羊兒迎面走來。那女子問道︰「那是座甚麼山?從這裏騎馬過去,要花多久時間?

    那小童驚道:「那是聖山,去不得的。」那女子道:「甚麼聖山?」那小童搖頭道:「我不知道。村裏的梁爺爺和邱爺爺都是這般說的。進去後就回不來啦,所以他們叫它聖山。」

    那女子恍然,心想:「那山裏定有古怪。他們不知又是另外甚麼村的村民,有人上了山卻回不來,不知遇到了些甚麼物事。愚夫愚婦不明其理,卻加油添醬,胡亂傳言,久了人們也就深信不移,還將那山奉為聖山。」她好奇心起,便想去瞧個究竟,謝過小童,正要催馬前行,心念一動,長劍一挺,便即刺入那小童心口。那小童哼也沒哼,便即倒地死去。那女子又持劍在他胸前傷口攅了幾轉,使那傷口形狀模糊。這麼一來,便無人可對着那創口之形得知殺他之人。

潭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女子一聲長笑,躍回原處,道:「長青派門下盡是這般膿包貨色,也敢自稱中原武林五大門派,哈哈,可笑啊可笑!」

    那長鬚之人臉上慘白,心想自己向來雄霸江湖,今日卻未與敵人交上一招便給打了一記耳光,此事若傳揚出去,今後卻如何做人?一揮手,其餘三人當即罷鬥,躍回四角,卻仍怒視那女子。那長鬚人道︰「久聞淨塵派輕功蓋世無雙,今日一見,果然名不虛傳。老夫今日折在何掌門手裏,自是不能再纏鬥下去。但那是老夫功夫尚未練的到家,卻不是我長青派技不如人。日後我師兄弟自當再來向何掌門討教。」

潭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  山東省有一村落,名叫大舍村。村中二十來戶人家,一條蜿蜒小溪流經其間。這灣溪水來自村外數十里一座高山之上。那山山勢雄偉,高聳入雲,極是壯觀,但藏身雲霧之中,若有若無,縹縹緲緲地看不清楚。

    這一日酉牌時分,紅日斜照,清風徐徐。大舍村村民挑擔的挑擔,提柴的提柴,紛紛趕著回家。

    忽聽噠噠噠馬蹄聲響,從東北角上傳來。道上村民一聽,登時臉上變色。原來山東一代乃強盜土匪聚居之地。當時正值南宋年間,皇帝昏庸無能,治理極是鬆散,是以盜賊四處流竄,搶奪財物,淫辱婦女,端的是無法無天。眾村民家中都曾遭劫,這時聽那馬蹄之聲迅急,只道強匪又來,個個心驚膽戰,有的挑著的擔子也不要了,匆匆奔了回家,將門帶上了拴,躲進室中,口中喃喃唸佛。一時之間,村民散去,道上一人也無。

    只聽那馬愈奔愈近,到了村中,卻只有一騎。馬上乘客背上負著長劍,一身灰衣,年約三十,竟是一名女子。那馬腳下甚是迅捷,一眨眼間便竄出了五六丈,但見牠不一會兒便要出了村子,那馬上女子忽伸手勒定了馬,朗聲喝道:「好啊,你們四人齊上,省得我多費一番功夫,倒也爽快。」

潭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